木彡贝勒·LoFoTo

一年360天上班狗,5天旅行摄影师。
“享受”每年5天的带薪年假。

『纯净新西兰 VII』平凡之路和不平凡的湖

这是从塔斯曼冰川下来后往提卡波湖走的路上。新西兰的天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只是这次终于变了晴天,请大家表再叫哥雨男。

这样的路在新西兰其实挺普遍的,但贝勒哥还是觉得很幸福。开着车一路沿着奶蓝色的普卡基湖前行,哼着“我美了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醉了”,屁颠儿屁颠儿的。

关于普卡基湖的颜色是怎么形成的,这和上篇提到的塔斯曼冰川很有关联。冰川通过山谷的运动研磨击碎了大量松脆的砂石和国家公园中特有的灰玄土和岩片岩石,形成了当地人所谓的“冰川岩石面粉”。它们在冰水中高密度悬浮,使得湖水呈现为石灰色。之后石灰色的湖水流下山,汇入普卡基湖并与湖中的清水混合后...

『白鸟之舞』

为毛别人拍的白鸟之舞都那么优雅高贵,贝勒哥拍出来就灰常猥琐???╮(╯▽╰)╭

『激情澳洲 VII』汉密尔顿岛,澳大利亚爱情天堂 part3

前面提过,汉密尔顿岛上有座橡树山(One Tree Hill),是整个岛的至高点,每到黄昏都会吸引大批游客去观看日落。“雨帝”贝勒哥作为日落铁杆粉儿自然也不例外,扛着大包包屁颠儿屁颠儿的坐着免费大巴上山。结果路上好端端的大晴天突然转阴,紧接着乌云密布狂风四起,这特么的是要闹哪般???能不能别哥去哪儿哪儿下雨的节奏啊啊啊!

最终传说中经典的汉岛海上日落完全木有看到,还弄了一身湿漉漉难受的要死。大部分游客扫兴而归,贝勒哥倔强的又等了10来分钟,可还是木有丝毫起色,只好也卷铺盖收工。谁知就在那转头一瞬,厚厚的云层突然裂开一条缝隙,金色...

『激情澳洲 VII』汉密尔顿岛,澳大利亚爱情天堂 part2

别理我,烦着呢。

(摄于汉密尔顿岛,澳大利亚。2013年10月)

『激情澳洲 VII汉密尔顿岛,澳大利亚爱情天堂 part1

发完北欧,澳新继续。墨尔本起飞,3小时后汉密尔顿岛降落。大堡礁,哥又来了。

记得初次和大堡礁相会还是2007年在凯恩斯,那时哥拽着完全不会游泳的小蝠儿,口含吸管头顶巨浪对着水下的各种怪鱼指指点点,小蝠儿眼看就要被呛死的苦B样儿仍然历历在目。转眼6年多过去,哥已是满脸大胡茬子,却依然抑制不住那股“初来乍到”的兴奋劲儿。

这次的主角换成了汉密尔顿岛。汉岛是大堡礁门户之一的圣灵岛群岛中面积最大的度假岛屿,素有“大堡礁之星”的美誉。岛上常年气候舒适宜人,有极出众的自然环境。这里平静的海水、迷人的珊瑚礁和多姿多彩的动植物,都吸引了大量的...

『至美挪威 X』奥斯陆之秋(二)

从港口顺路前行,来到阿克斯胡斯城堡。这座位于海边、几乎可以俯瞰奥斯陆市中心全貌的古堡是由挪威国王哈康五世为抵御外来侵略,于1300年设计并建造的,是中世纪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城堡在1308年国王去世前不久竣工,刚刚建好就抵御了瑞典埃里克公爵的攻势,并在这之后的历次战役中证明了它的坚不可摧。

虽然阿克斯胡斯以军事要塞的姿态闻名于世,但现在却已毫无战争的冷酷、生硬感,反而充满恬静安宁,是个非常适合情人约会、家庭休闲的舒服地方。也许这和后来著名建筑大师汉斯·斯汀文寇对其进行的大规模扩建和装饰有关吧。要塞附近的秋景,加上山坡另一边的海水,颇有点“碧

『至美挪威 X』奥斯陆之秋(一)

同样是金秋时节,抬头看看北京的天色,再看看这几张奥斯陆的片子,热泪两行啊。

P1,残叶落在地上,虽有一丝秋日的萧瑟,但转瞬便被和煦的阳光融化了。

P2……也许不少人会觉得很平凡,但贝勒哥就是喜欢那蓝黄各半的色彩搭配。至今还是家里电脑的桌面。

P3,Henrik Wergeland,挪威著名诗人和散文家。雕像立在这样这样一座阳光明媚、绿树成荫的花园里,也算与他生前的身份契合。

(摄于挪威,奥斯陆。2012年10月)

『至美挪威 IX』奥斯陆,天天天蓝(二)

从皇宫信步溜达到港口(P5),发现这里停泊着各式船只,一艘名为HELENA的多桅帆船格外显眼(P4),让哥想起了儿时最爱的游戏《大航海时代》。

港口还有位喂海鸥的老爷爷。哥和小P在旁边一边看他喂鸟,一边拍照。老爷爷热情的和俺们搭话,告诉俺们他是海鸟保护协会的啥啥啥,是从南非一路追着这群海鸥到挪威的,这里的每只鸟他都认得,还给我们指了指鸟腿上的一个个标牌(P3-5)。

(摄于奥斯陆,挪威。2012年10月)

『至美挪威 IX』奥斯陆,天天天蓝(一)

卑尔根的插叙告一段落,LET`S回到主线。从罗弗敦坐双螺旋小灰机飘到博多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再飞奥斯陆——本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也许老天爷也知道这是俺们在北欧的最后一天,所以毫无保留的将最蓝的天空馈赠给了我们。

奥斯陆其实是北欧四个首都中哥唯一没做功课研究的一个,因为之前听很多人都说这里没啥意思。如今看来,也许挪威首都确实不如哥本哈根多姿多彩、遍地童话,也不似斯德哥尔摩那样处处散发着钟灵毓秀,但却有一种雄浑与旖旎并存的独特气质——说俗点就是大气不失灵动,低调中带点时尚。

在奥斯陆的行军路线很简单——依旧是漫无目的顺其自然。从机场坐火...

『至美挪威 VIII』雨城卑尔根

雨城卑尔根声名远播,是挪威西海岸最美的港都。她坐落在陡峭的峡湾线上,倚着港湾和七座山头,市区频临碧湾,直通大西洋,本是座风光旖旎的峡湾之城。然而,由于经常被受到墨西哥暖流影响而产生的暖风吹过,卑尔根成了北欧最多雨的地区,一年365天里恨不得有300天都下雨,雨城之名也由此而来。

雨帝贝勒哥造访雨城会是怎样一副光景,这在行前让俺和小P心头颇为惴惴。结果出人意料,一整天下来这里仅仅微雨,忘记带伞的俺两只居然木有受到神马摧残。不过虽然老天爷大发慈悲强忍着喷嚏,但城里也是阴云密布,雨痕犹在。

卑尔根城虽小但内容不少,来到市中心走不了两步就是鼎鼎大名的鱼市(P2)...

© 木彡贝勒·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