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彡贝勒·LoFoTo

一年360天上班狗,5天旅行摄影师。
“享受”每年5天的带薪年假。

【大概去了个假的济州】

俺家小卷花儿一岁时第一次跟我们出远门了。目的地济州岛,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主要离家近,有海,有好吃的,还能瞻仰瞻仰长腿欧巴,到那么多故事的发生地拍几张“有赶脚”的照片。

于是我把住宿定在了相对安静浪漫的西归浦,把主要目标放到了山君不离、城山日出峰、偶来小路还有几处人烟稀少的海滩。然而还没下飞机我就发现现实真的好骨感,小卷花儿要按时吃奶睡觉,还要玩他喜欢的,任一条不满足就会双目噙泪抽泣不止……

最终贝勒爷一家临时股东会决议把环岛游变成了宅酒店。这几张小片儿来自小卷花儿最喜欢的酒店,济州岛一个小小的牧场酒店。

【醉徽州 II】饮一杯烟雨,醉一世逍遥

在游人稀少的时段里,徽州各村子似乎是与世隔绝的。不紧不慢悠哉悠哉的节奏,让人错觉岁月在此停下了脚步。坐在宏村望月楼二层的天台,品一杯糯米酒,看着月沼水面被雨水激起的涟漪和忙着收起晾晒衣物的村民,隐隐然有种“饮一杯烟雨,醉一世逍遥”的超然感觉。举目四望,只觉水天一色,人在画中。原来遗世独立的古村落百年来就是这样以黑、白、灰、红这样简单而经典的色调诠释着山高水远、飘逸空灵的水墨美感。


微博: @木彡贝勒

图虫: @木彡贝勒

【醉徽州 I】

 一直钟情于江南的古村镇,却不明白是为什么。

也许和武侠情结有关?走在烟雨濛濛如画、乌巷中泛着丝丝书韵茶香的古朴石板路上,抬头看看红彤彤的灯笼和墨底金字的客栈招牌,总能很轻易的把自己代入那一碗烈酒二斤牛肉三五兄弟一群美女的江湖之中。

于是,尽管有人说冬天的徽州不够精彩,我还是来了。“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的赶脚,总要体验体验。

【走马观花慕尼黑】

走完浪漫之路和阿尔卑斯之路,留给慕尼黑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天了。纯纯的走马观花。木有办法,苦B上班族的假期就是这么坑爹。

短短几个小时,只能拍些地标建筑的到此一游照。不过我最重要的目标还是实现了,那就是到HB(皇家啤酒屋)里吃顿猪肘配啤酒。那分量,也是醉了。然后还去瞻仰了拜仁的安联~嘿嘿。


微博: @木彡贝勒

图虫: @木彡贝勒

【霍亨维尔芬堡:我是传奇之驯鹰人】

霍亨维尔芬城堡坐落于奥地利萨尔茨堡州的维尔芬小镇,位于萨尔察赫河河谷,是萨尔茨堡要塞的“姐妹城堡”,历史可以追溯到11世纪。

城堡四周被高山环绕,使得其在战争时期易守难攻。作为一个壁垒要塞,霍亨维尔芬堡建于1075-1078年一块155米高的巨岩上,最初仅被用作抵御外敌,后来又被用作监狱、集训营、狩猎者小屋等。经过几个世纪的扩建和修复,目前这里已成为一座远近闻名的探险旅游城堡,堡内收藏了历年战争遗留的各种武器。当然,也有不少新人在这里举办婚礼。

登上霍亨维尔芬城堡,可以360度无死角的欣赏周边风景,例如遍布挺拔青翠树木的群山、万()里()无()云...

【梦之小镇 哈尔斯塔特 II】

多年前曾看过一部韩剧,叫做《春天的华尔兹》。剧中被皑皑白雪覆盖的小小村镇古老而优雅,美妙的婉如梦境,让人难以忘怀。后来,我知道了它的名字:哈尔斯塔特。有很多人称它为“全球最美小镇”。

时隔十数年,我们终于亲身来到这里,也算了却了当年的一桩心愿。小镇坐拥湖光山色,有优雅的教堂、古老的木制房屋和淳朴善良的居民。它位于阿尔卑斯群山环抱的哈尔斯塔特湖边,被著名的盐湖区萨尔茨卡默古特包围,历经岁月的长河,是奥地利最古老的小镇。

小镇声名在外,不免招来太多游客,白天里多少显得有些局促臃肿。然而每到傍晚,当游人渐渐散去时,它便会恢复本来面貌。拉着爱人的手,漫步...

【梦之小镇 哈尔斯塔特 I】

一路继续下雨,烦躁。到了哈尔斯塔特湖边,猛然发现雾霭环绕,宛如幻境,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微博: @木彡贝勒

图虫: @木彡贝勒

【圣沃尔夫冈掠影 II】

圣沃尔夫冈小镇位于莫扎特故乡萨尔茨堡东南约80公里处,依山傍湖,恬静安然。中世纪以来,哈布斯堡王朝的王公贵族们最喜来此度假;即便是当今,这里也曾被评为世界十大著名小镇之一。镇上最出名的自然是茜茜公主曾经下榻的白马酒店,酒店历史悠久,典雅高贵,当然价格也是不菲。天气允许的情况下,某些晚上还会有一群“跳大绳”的俊男美女们,在酒店前为游人旅客演出。


微博: @木彡贝勒

图虫: @木彡贝勒

【圣沃尔夫冈掠影 I】

奥地利一个美好的小镇。本来是冲着哈尔斯塔特去的,结果发现这里其实也毫不逊色。

PS.继续下雨下雨下雨,这次旅行的后半程我再也没见过太阳公公。


微博: @木彡贝勒

图虫: @木彡贝勒

【萨尔茨堡大教堂】

保持优良传统,教堂一概拉出来单发。

萨尔茨堡大教堂,此行最喜欢,没之一。这座大教堂以雄伟的立面和巨大的圆形屋顶著称,体现了阿尔卑斯山一侧早期巴洛克风格雄伟的特征。最初的建造时期可追述到公元774年,当时正是圣维吉尔的时代(745-784年)。自大教堂落成之日起,就与教廷王侯的一切紧密相连。

在经历了1598年的一场大火后,1614年主教马库斯·史提库斯依照桑提诺·索拉力的设计开始重建教堂。1628年,巴黎斯·罗德龙主教主持了新教堂的落成仪式。古伊多巴尔德·图恩主教于1660年让乔瓦尼·安东尼奥·...

© 木彡贝勒·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