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彡贝勒·LoFoTo

一年360天上班狗,5天旅行摄影师。
“享受”每年5天的带薪年假。

【釜山,关于海和村儿的地方】

去之前我对釜山没大印象,

就知道是个港口,能吃海鲜,办过亚运。

为了多了解些风土人情我特意看了遍《釜山行》,

看完发现整部片和釜山毛关系没有,

釜山只在最后友情出现了一秒。

后来我就偕老带幼的去了。

回来觉得这地方,还行。

有山,有海,有村儿,

生活节奏不快不慢,大多数人都挺友好。


个人行摄公众号:蹄印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董里,懂你】

董里(Trang),读音类似“踏浪”,位于泰国南部,面朝安达曼海,四季花开。穆克岛(Koh Mook)是董里西侧群岛中的一个,有原住民居住,比起热门岛屿相对小众,原生态是其最吸引人的标签。

一直想带娃找个地方,没有景点打卡,没有人多喧哗,只安安静静的挖挖沙,数数浪,看看天上的星星——穆克岛挺符合要求的,只是上岛过程艰难了些,算是燃烧了生命才爬上去的吧。


个人旅行公众号:蹄印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山外小楼夜听雨】

宜兴是个好地方。真真“山上小住一日,世外不知几年”的赶脚。

在这里的日子,休养生息为主。时间过的不快不慢,每天陪儿子打打水漂、找找蝌蚪,陪爸妈挖几颗竹笋,再发发呆愣愣神儿,也就差不多过去了。

个人旅行公众号:蹄印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南浔,难寻】

路过南浔,打了把酱油。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比起乌镇和西塘,我更喜欢这里。

一河两岸,百间民房。作为南浔最大的亮点,百间楼依河而建,是江南至今保存最完整的沿河民居建筑群之一。骑楼式长廊顺河道蜿蜒伸张,石桥相连两岸,河埠石阶、木柱廊檐,映在水中随波荡漾。

小莲庄是晚清光禄大夫刘墉(非刘罗锅)的私家花园及家庙所在,这里的美,是典型的江南式诗情画意——十亩荷池,卓越多姿;百年紫藤,盘绕桥顶,如瀑布般美不胜收。

下回希望有机会多停留些时间。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个人旅行公众号:蹄印

【梦里江南(下)】

无樱鼋头渚,大雾灵山佛。

论呼雨唤雾能力,我不是针对谁。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公众号:蹄印

【梦里江南(上)】

驾一叶乌篷,撑一支嵩。

饮一杯烟雨,叹来去匆。

敢问为毛来去匆?因为小娃要去挖泥巴。


微博/图虫:@木彡贝勒

公众号:蹄印

【古镇有很多,沙溪只有一个】

“中国沙溪区域(寺登街)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集市,有完整无缺的戏院、旅馆、寺庙和大门,使这个连接西藏和南亚的集市相当完备。”这是2002年世界纪念性建筑保护基金会对沙溪的描述。

沙溪古镇的古,可以回溯到两千四百多年前的春秋战国;那些让世界惊艳的古寺庙和古戏台,可以回溯到一千四百多年前的唐朝。茶马古道兴起后,依托于周边的四大盐井,沙溪一跃成为重要的盐都,作为西藏、滇西地区主要的食盐供给集散地而兴旺非常。

如今,尽管沙溪很是秀丽,却不太为外人所知。原因就是她地处剑川深处,丽江到剑川全是蜿蜒的盘山路,想到沙溪来,估计大多数人都得吐上一吐。。。


微信公众号:...

【醉徽州】

发个合辑参加活动。

之前发徽州的图时,曾写道:“一直钟情于江南的古村镇,却不明白是为什么。也许和武侠情结有关?走在烟雨濛濛如画、乌巷中泛着丝丝书韵茶香的古朴石板路上,抬头看看红彤彤的灯笼和墨底金字的客栈招牌,总能很轻易的把自己代入那一碗烈酒二斤牛肉三五兄弟一群美女的江湖之中。”

如今金先生已去,回过头来再看这些图,心里怪不是滋味。唉,笑傲江湖成绝响,人间再无侠客行。


微博/微信:@木彡贝勒

个人公众号:蹄印


【古镇喜洲 & 海舌公园】

喜洲镇在大理市的北部,东临洱海。这里是大理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早在南诏迁移到洱海附近时,就已是白族先民“河蛮”的聚居地,当时被称作“大厘城”。作为历史悠久的文化军事重镇,喜洲曾输出过无数社会各界的名人,至今仍是云南最出名的几个镇子之一。

然而我最终还是带着一脑袋浆糊走的——陪儿子去洱海扔石头是正事儿。扔石头的地点,强烈推荐海舌公园。

媳妇、儿子、哥哥我,全部出镜。。。


个人旅行公众号:蹄印

【大理 | 遇见田园】

为何来大理?

上关风 下关花?

还是 苍山雪 洱海月?

都不是。

我为“乡土”和“田园”而来。

© 木彡贝勒·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