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彡贝勒·LoFoTo

一年360天上班狗,5天旅行摄影师。“享受”每年5天的带薪年假。
各大主流旅行网站旅行家;中国国家地理专栏作者、乐途专栏作者;视觉中国/携程网签约摄影师。

萨尔茨堡:生活就像一场永不落幕的老电影 (17P)


曾经有人说,中世纪范儿的萨尔茨堡,凝聚了音乐之神莫扎特的艺术灵光,也回响着《音乐之声》的欢乐合唱。走入这座城市,仿佛就进入了一部从未落幕的老电影,永远有形形色色的演员登上舞台,扮演人生的悲欢角色。

俺两只这次也有幸登台,而且一登就是两次。

第一次是策划好的。想看看音乐神童莫扎特的故居,想在米拉贝尔花园散个小步,还想特高雅的听场音乐会。结果赶上暴雨,在小摊儿上买了把破伞,两个人狼狈跑路,惊起天鹅一片。

回去一琢磨,打酱油也不带这么打的啊,不服。所以又有了第二次。这回嘛,阴转暴雨转阵雨——阴的时候正在地库停车,因为不知道刷卡付费的流程导致车被电动杆拦下,把后面百十辆本地车堵了半小时之久。搞定后如释重负的颠儿到莫扎特广场,一抬头,哗啦啦啦天在下雨——好嘛,又来了。

这回服了。雨神是俺的标签,俺为各种雨伞雨衣代言,萧敬腾请靠边儿。


辍在广场中央,四周雨下的恁的倾情,行人渐渐稀疏,连拉大车的马儿都披上了雨衣。没有音乐传奇生活的粮食胡同,没有玛利亚和孩子们唱“DO-RE-MI”的米拉贝尔宫,更没有游船巡河后的音乐会。二次登台的俺俩依旧只能扮演路人甲。


于是把原计划抛在一边,跳上身边漆皮脱落的老马车,请车夫大叔带俺们随意走上一圈。大叔本想以下雨为由拉上车蓬,结果被俺俩严词拒绝:拉上了还看个毛啊。一路上听他碎碎念的说些城市的历史典故,抬头看看坐落在要塞山上的萨尔茨堡,时不时向身边打着伞点头微笑的本地演员们挥手致意,觉得这部电影还挺美好和谐。





二十分钟转瞬即至,”呱嗒呱嗒“的马蹄声戛然而止,大叔把俺们扔在萨尔茨堡大教堂前。嗯,正好避个雨。记不清这是此行进入的第十几个教堂,反正是最喜欢的一个,巴洛克的雄伟不必多说。







出门发现雨势已小,本地演员们又开始继续他们日复一日的演出。路人甲和他们的区别,我想就在于俺们可以随时退场,而他们却还要继续,想停也停不下来。


坐缆车上到要塞山顶,浓墨般的乌云又已渐行渐近。从灰白色的中世纪城堡里俯瞰故事的发生地,心里没缘由的涌出一丝酸涩——总有一些人或者地方的缘分,是那么的鞭长莫及。


雨势再起,路人甲的戏份已落幕。曲终人散,手里只握着份湿乎乎的地图。看着雨刷器徒劳无功的想把每滴雨珠踢开,满心的惆怅。

THE END

评论(8)
热度(169)
  1. ayuann木彡贝勒·LoFoT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海上遥远的喜欢
  2. ayuann木彡贝勒·LoFoT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海上遥远的喜欢
  3. 木子木彡贝勒·LoFoTo 转载了此文字
    希望我们都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在现今的生活节奏下,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生命的节奏。

© 木彡贝勒·LoFoTo / Powered by LOFTER